东南汽车设计师张雪龙 公开课让消费者参与产品设计

主持人:各位媒体老师,大家下午好,欢迎参加群访,今天参加的两位群访领导就是东南汽车总设计师张雪龙先生和德国红点中国区总部总经理施洁予女士。各位老师,可以开始提问了。

记者:关于设计的公开课,目的是什么?是不是类似于产学研结合的模式?比如说有好的作品导入到产品当中,或者理解为开放的一个设计。

张雪龙:东南汽车会针对工业设计的核心理念-以消费者诉求为核心,打造合用的产品做设计。开展设计公开课,更多的是和媒体朋友在工业设计方面的沟通,以及与车主、未来的消费者一起探讨工业设计围绕核心理念来做出达成他们价值和帮助他们做核心诉求的东西,等于是一个共同的探讨。并不是简单的传统授课模式,更多是一种互动,让他们介入到设计流程当中来,了解我们的设计和理念。一方面让消费者知道我们工业设计在干什么,另外一方面我们可以了解更多消费者理念。它的活动方式有很多,有互动的方式,做游戏的方式,或者是直接参与某些设计的方式。还有沙龙,以及讨论的概念,各种说明的概念,案例的分析,故事的分享,这样的方法。

配图2

施洁予:希望通过合作让消费者终端知道中国原创设计品牌一路走来的艰难,以及一路走来的创新,这是我们很看中的方面。东南汽车DX3、DX7这两款车非常好,它在过程当中也得到了很多的支持和鼓励。这个其实是我们愿意和他们合作的重要原因。中国的原创设计,尤其是在中国的原创自有品牌当中,希望有更多人可以加入进来。

记者:东南汽车的设计团队大概有多少人,能讲一下大致的情况吗?

张雪龙:东南汽车22年来,前期更多是导入车型,后期在我们的整个产品改造初期进入到研发系统,就是V306产品上,实际上还是做一个产品的技术改造模式,这只是一个局部的方面,有一部分的造型投入和工程人员的成长。

真正1.0时代从2012年投产东南V5PLUS这台车开始,它基于平台上的改造想法,即使有平台资源来做设计,但是有很多限制条件,以及没有突破的地方。只不过也做出来了,但是不是百分之百契合消费者需求,我们也有些不肯定。我们原创能力当时不太足的情况下,在整个东南经营层理念里还是希望原创设计可以增加实力,所以把造型团队做了很大的拓展。包括绘图的设计师,模型师部分,以及造型的项目管理人员,有四个团队,这四个团队集中在造型这一块。整个原创是我们企划部,以及研发中心、研究院、开发部门,几个部门合起来形成大的设计团队。

这个团队总共有六七百人,这里面的工程人员需要很细致、专业,按需要分门别类,包括做电子、做品牌,都需要很清晰的专业性导向,他们分工很细。但是对于前期的市场研究来说,我们的产品规划是二三十人队伍,造型三十人左右队伍,还有一系列的,项目管理、成本管制,实际上是很大的全流程设计概念。我们原创设计靠整个大队伍来完成,而并不是靠几个设计师画画的概念,这不是设计,这只是绘图。而设计需要很完整的概念,需要一个推导者,之前的总经理希望我们能够形成这样的全流程概念,由此才可以把好的东西融合在一起。甚至在流程阶段就需要切入进来,这样设计出来的图纸和创意概念,至少能够有八九成满足最初通过消费者研究得到的客观的产品诉求。我们通过市场研究分析出来的,而不只是根据某个人意愿画出来的。希望我们的原创设计越来越多的核心价值链是消费者,他们需要我们,我们去设计什么。目前这个全流程设计具备了东南自己的特色,形成一个像DNA形式的,循环网状向前发展的链条式的庞大队伍。

记者:现在到成型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张雪龙:如果是全新平台的整个塑造,我们要做平台初期的验证、模块,这个部分全都加起来至少得3年半左右的时间。所以很多前期研究、技术性积累都需要走在很前面。一台车设计到完成可能3年就可以了,但是有很多的前期积累,需要提早展开。像V5车型最新搭载的踢脚传感式行李箱开启,它可以不用钥匙,钥匙在身上就好了,它听起来的功能很容易实现,但是有很多需要改进的,我们要带给消费者的是产品升级的体验,而不是让客户做我们的实验品,这些都需要很多时间的积累,和技术的升级。

记者:很多纯粹本土的品牌,像比亚迪,您对些自主品牌,希望怎么样引进好的设计师来发展?

张雪龙:其实我们并没有自我封闭。WTO,或者说是改革开放,都是为了吸纳很多好的因素。其他的自主品牌,他们吸纳很多的国外设计师,带着创意性的灵感,这是一个好的设计,核心是怎么样运用这些灵感,而不只是一个TITTLE的概念。让设计师真正地介入到产品主导希望里面来,从市场研究阶段介入设计,可以带来很好的创意。确实有很多丰富经验的设计师,比如说比亚迪的设计师,他有很丰富的经验,知道全流程怎么走,也有设计灵感和创意的东西在里面,他是工业设计很好的设计师,但如果说没有办法让他全面切入的话,可能它的运用价值就打折扣。现在很多的市场,他们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这些设计师的设计理念可以一起融合,其实这是很好的现象。

施洁予:其实不止是汽车行业,中国所有的品牌都在做大量的引进。实际上国外设计师和中国设计师,尤其在制造业时候,他们的想法落实到产品是打折扣的。比如说一些重工部分,有非常漂亮的配置,但是中国永远没有做出德国感觉的东西。所以有一定的局限性。欧洲先进工业制造国家的设计师,他们的好处是一直从实验室、工厂,返回来做设计。他们的想法和创意和他们的工序融合在一起,所以还原度非常高。给他一个东西,从IDEA到出来基本上是一样的东西。但是需要配合非常好的供应链。现在在工业组织当中,这一块相对来说比较弱。好的设计师,或者是设计大师,想要做完美的结合,需要考虑两件事:一,中国的品牌需要国际化,你这个产品是否是一个国际化的产品,到国际市场上抢占份额,需要借鉴一些思路。二,国外的设计如何在中国市场上打开局面,需要在全流程,以及在前期市场调研的时候需要吸纳更先进的理念,再一个是从可能性出发来进行服务。所以我们愿意结合在一起,帮助这个事情去发展。

记者:刚刚讲到设计环节当中时间很长,可能会有些BUG,说到外资品牌的召回。从设计阶段如何来杜绝这个BUG,有没有什么例子?

张雪龙:东南汽车一直秉承一个概念,要保持我们的品质。我们的企业使命是品致一生,不光是向品质致敬的概念,从而所有的想法都得到一个品质确保。电子产品有很多的可能性,可能这个可能性组合几万种都有,如何来做测试,然后帮助这个产品的品质,而不是让它在还有可能存在缺陷的情况下,投入到市场上去。您说的召回,在很多设计过程当中,有的时候用CAE分析,等等的情况,都有可能会存在一些实际上的问题。因为可能某一个零件的工艺会产生断裂,这些都是可能性,如何用设计结构去解决它,每一个工业设计产品的企业都存在问题。确实现在还没有人敢说自己的产品百分之百完美。如果是一个很主动召回它有品质发生问题点的企业,说明是良心企业,而且是为消费者负责,不是逃避,不认为这是我们的问题。他认为是他的问题,他肯召回是想改善这个问题,而不是回避这个问题。

记者:东南很重视原创设计,比如和国际的团队合作。东南在研发过程当中,外观设计所占的成本会不会比其他的自主车型好一些?希望能举些例子。

张雪龙:是这样的,设计成本这一块,其实设计决定成本,而不是说设计是成本的一个累赘。好的设计,它可以产生更好的产品价值,也就是说可以卖到更好。在商言商讲,我也希望通过好的设计来卖得更好。像施华洛世奇为什么一块玻璃可以卖这么贵,就是因为好的设计。

配图1

施洁予:当代的设计是服务流程再造。大家用IPHONE时候,没有用过,不知道手机可以当一个电脑用。但是IPHONE的工业设计强大在于做流程再造,用工业设计的概念来实现流程再造。我们看到在社会上起到翻篇作用的所有产品都是通过工业设计方式来再造,使用服务流程。我想他们的成本其实不是用传统的方式来计算成本。可能开拓的人会花非常非常多的力气在一起。一旦带领行业翻篇以后,所得到的结果是不同的。

张雪龙:有时候说设计决定于成本。假如我们的腰线,做成R1、R0,它可以实现设计师的愿望。但是很多时候要用铝合金的雕刻方式,那个成本就很贵了。出去是量产产品,设计过程当中通过造型的手法,成熟工艺的范围内,怎么样把它的腰线最清晰化。像DX3、DX7还是很清晰的,清晰并不是做小,而是通过造型的这种设计手法来把它给呈现出来。其实这个是省成本的做法,反而好的设计可以省成本。就像刚才讲到的IPHONE,其实它的成本就比华为贵吗?可能没有。但是因为设计过程当中带来了更多的价值,价值链是给消费者带来切身利益的东西,所以有更好的销量,卖更好的价格。如果拆开按材料来卖,可能还没有华为的贵。

施洁予:从中国的很多产品,比如说白电(工业设计业语,泛指家用电器),智能穿戴,等等,各行各业已经把设计当成投资了,很少有当成成本来计算。

张雪龙:设计不惜成本,这讲的是对设计的投入应该不惜成本,而不是说设计要不计成本做出来。

施洁予:设计会带来很好的回报。

张雪龙:因为在整车的开发过程当中,多少亿多少亿投资,只是很小的数字。这个比例来说,设计还是很好的投资。

施洁予:其实不在于说花多少钱,而是在于说这种呈现方式是否被市场认可,有没有最大效能服务于市场端。

记者:原创设计成本是不是比拷别人的成本更高一些?

施洁予:不一定啊。拷别人的可能会有涉及到诉讼。

张雪龙:原创设计是结合我们的消费群体,为目标群体而做设计,比如说抄一个奔驰、宝马的车,是不是挂我的品牌就很好卖?也许在某一个阶段现象有这样的可能性,但是未来还是需要很清晰地知道锁定的消费群体是怎么样的,卖给什么样的人,这样的设计才会值得成本投入,或者是客户群体需求的设计。

记者:听您演讲的时候有一点很有意思,现在想通过一个公开课,来做些消费端的设计传导。没有切合消费者需求的设计在实际上用起来的时候会带来很多问题,对此能谈一谈吗?

张雪龙:工业设计她们是最有发言权的。并不是说没见过的设计就可以得到红点奖。而是是否满足消费者的诉求,这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部分,还有美学的呈现,这是综合性的。而不是说好,或不好。我觉得红点会有更多的想法。

施洁予:适用性、应用性非常重要。以前大家也没有想过苹果会这么好用。不管多大年纪的人都可以很好地使用。舒适程度、安全都非常重要。您刚才说的可能会影响到安全问题,这应该属于设计端当中的问题了。我们会认为很多时候需要跟设计分开来。所有的每一点小小修改,都是需要为消费者来做修改。否则产品生命力就会很快结束。

记者:比如说有哪些措施来传递到产品阶段?

张雪龙:有很多的专家会给到指导意见,所有的适应度都有一个衡量指标,没办法说百分之百,从最矮的到最高百分之百切合,但是需要找一些合理的范围来切合。人机工程学是需要考虑的,好不好用,这是每一个工业设计师它最初要确定的,不能说天马行空。为了好看,把旋钮放到一边去。再举例说,把仪表放到下面去,可能在某些造型上看起来很科技感,但是从使用角度看这是危险的。所以人机工程有很多的研究方法,有用模型,有用仿真的,也有用实物的。我们造型的时候,空间需求如何决策,必须要有一个取舍。空间一定是客车最好,轿车、SUV并不能做到这样。所以说会有一个综合的,互相牺牲的平衡点考虑。原创设计里面,其实最难的是平衡点,很多时候没有一个标准的说法,这需要大家清楚地看到。也就是说我们要了解到消费者最关心什么。比如说取舍的时候,是需要舒适感更强,还是造型感更强?需要有一个偏颇。

记者:公开课以什么样的形式进行?

张雪龙:只要是兴趣在工业产品设计方面比较关心的,无论是媒体朋友还是我们的消费者朋友,都可以参与。也不能说1万人来参与,这也不现实,会用一些课程来探讨。是为了让消费者知道工业设计的魅力何在,还有一块是通过市场调查,经验的积累方式来共同探讨工业设计往哪一个方向发展。湖南大学的院长一直说是自己是学者,还在学习过程当中。我们也是学生,对大自然、地球来说都是学生,学费还没交够。

施洁予:像工业设计协会主席,顶尖的学者,从来不会对外说是大师。大家都是学者。

记者:这些课程是线下的吗?

施洁予:基本上是线下的,要体验的话,也会有些线上的。因为很多东西不到现场的话,是没办法感觉的。我们红点可能是地球上最大的设计奖项了。为什么我们愿意做这么多年,这么多品牌愿意跟着我们,我们所有的产品是在使用状态下,如果将来有机会给你们看到红点的片子,可以看到播音公司的飞机,都是整台飞机拆完以后运过来,评审在机舱里评,所以所有工业设计的产品一定要在使用状态下才可以看到优点。而不是看效果图就说好不好。有些东西一定是发生在工作现场中。

主持人:如果各位老师没有问题的话,群访就到这里结束了。

(结束)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