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三菱帕杰罗藏北无人区“秘境之旅”

摘要

3辆车,8天,3500km的跋涉终于画上了句号。我们收获了美景与美食,也接受了心灵的荡涤与净化,一次长途的旅程就是一次人生的修行,陪伴我们的进口三菱帕杰罗也经受起了考验。

西藏,无数人心目中的圣地;藏北无人区,少有人抵达的秘境。八月盛夏,《汽车导购》杂志编辑团队驾驶3辆进口三菱帕杰罗驰骋滇藏线,探秘无人区,揭示那些隐藏在青藏高原深处的极致美景和神秘人文风情。

昆明—丽江,由高速公路启程          

(海拔1900~2 400m,全程高速,阵雨,驾驶模式2H

我们的行程从春城昆明开始。作为本次艰苦行程“适应性训练”的第一站,昆明地处云贵高原,海拔不到2000 m,由此开始我们的“秘境之旅”非常合适。

昆明连绵的阴雨和较低的气温立刻给了刚从北京飞来、还穿着短袖的队友们一个小小的提醒,接下来的大部分路程将比这里更冷。

_S5C6617

值得庆幸的是,昆明经大理到丽江的路程是本次行程中唯一的一段高速公路,极佳的路况条件让我们的这段行程非常轻松。路上小雨不断,而且还有突发性的暴雨,所幸暴雨持续时间不长,并没有带给我们任何麻烦。“山猫”帕杰罗在这样的路况上行驶,矫健而沉稳,尽管不如普通的家用轿车来得敏捷,但是却带给我们踏实和放心,当然此地还远非它的用武之地。

本段行程的目的地丽江古城大多数队友已经来过多次,越来越商业化加上目前是旅游旺季,古城的小街在深夜也是人声鼎沸,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宁静。

丽江—飞来寺,最美的进藏之路

(海拔2400~3 400 m,小段高速+国道,小雨,驾驶模式2H

从丽江出发往北,经过一小段高速公路之后,即进入214国道。从丽江开始的这条进藏线路,可以说是风光最美的一条线路,因为它连接了云贵高原和青藏高原,途经了三江并流区域,拥有丰富的自然景观、动植物资源和让人叹为观止的人文景观。

上214国道不久,即可看到通往石鼓镇的岔道。长江的上游金沙江冲开青藏高原的崇山峻岭,一路向南奔腾到石鼓,遇到山崖阻挡,转了一个“V”字型的大弯,掉头向东北方向而去,形成了著名的“万里长江第一湾”。

掉头后的金沙江浩浩荡荡北流40km,在云南省迪庆州香格里拉市的虎跳峡镇劈开了玉龙和哈巴两座雪山,造就了世界上最深、最窄、最险的大峡谷——虎跳峡。

_S5C6835

我们的车队并未在虎跳峡进行停留,在虎跳峡镇与金沙江暂别之后,车队继续北上,穿越香格里拉。进入香格里拉,可以说就真正进入了藏区。在公路上,隔着草原远眺松赞林寺,心中祈求一路的平安与吉祥。

一路向北,路过奔子栏镇后大概10km处,再次与金沙江相遇。这一次,它围绕金字塔般的曰锥峰来了一个“Ω”形的大拐弯,成就了又一处天下奇观,再次给车队带来惊喜,也让我们惊叹大自然的伟大。

其后,车队经白马雪山到达德钦县的飞来寺,静候翌日的梅里雪山日出。

德钦—左贡,滇藏与川藏的交汇

(海拔3400~3800 m,国道+山路,小雨,驾驶模式4H

之所以选择住宿在飞来寺观景台周边,显然是为了观赏梅里雪山日照金山的壮观景象。不过天公不作美,连日的阴雨让天空云层密布,清晨的梅里雪山没有露出哪怕一丁点面容。遗憾正是旅途中的必要元素,正因为有遗憾,才有第二次、乃至更多次的旅途,我们期待下一次与梅里雪山的相遇。

作为滇藏线云南境内的最后一站,离开德钦就意味着即将进入西藏境内,我们也离开了金沙江的陪伴,进入到了澜沧江峡谷,而从德钦进藏的这段路线也是旅游的人很少走到的一段路。

在澜沧江畔,我们进藏的第一站是位于芒康县的盐井乡。盐井,不像大多数西藏的地名是藏语的音译,这是一个地道的汉语地名,是以当地的盐田命名。盐井自古就有产盐的历史,而盐田又成为这里一道独有的人造景观。

_S5C6474

澜沧江两岸产的盐有所区别,西岸产的盐为淡红色,一般用作牲口饲料;江东产的盐却是纯白色,一般为人食用。由于制盐的卤水采自澜沧江,当地人也把澜沧江称为“盐江”。

在盐田景区旁边的藏族村落里,一位名叫格邓拉姆的小学5年级姑娘给我当免费导游参观了盐田,还详细讲解了制盐的方法。这个村子有九十多户人,世代制盐为生。小姑娘在盐井乡里上学,走路到学校要徒步两小时。她说她们既信佛教,也信中国共产党。因为年龄尚小,她们不用进行诸如磕长头等复杂的宗教仪式,那些苦行僧式的朝拜是她们父辈才会有的。我问她将来是否想离开村子,她回答说想出去,因为外面的世界更精彩,她也想用自己的力量把家乡建设得更好。但是她的一位小伙伴却持不同意见,她说不愿意离开,因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是也很危险,而且环境不如村子里好。

离开盐井,在澜沧江峡谷中穿行一段后,很快就可以到达芒康县。这里是川藏线和滇藏线的交汇之处,交汇的三叉路口是如此的不起眼,以至于大部队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就已经驶离。

接下来车队正式踏上了318国道,第一段的路线就是芒康到左贡。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并不算远,但是却要翻越海拔5 008 m的东达山口,道路一侧是峭壁,一侧是悬崖,还有塌方的危险。由于路面条件不算很好,我们将帕杰罗的第二代超选四轮驱动模式调节为4H高速四轮驱动模式,以增加轮胎的抓地力,并提升恶劣路况的牵引力,同时确保驾驶安全。经过4个小时的跋涉,车队顺利达到左贡。

左贡—波密,景观大道318

(海拔3800~2750m,国道+山路,小雨,驾驶模式2H+4H

318国道被誉为“中国人的景观大道”,从左贡开始,我们正式开启了本次远征的“景观模式”。

从左贡出发,需要经过邦达,并翻越海拔4500m的业拉山口。尽管依然是山路,但是路况很好,即便有淅淅沥沥的小雨,帕杰罗的两驱模式已经足够应对。上山时,可以回头观看壮美的邦达草原,下山时,九曲回肠的“业拉山72拐”既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也是车队即将面临的严峻挑战。这条道路堪称中国公路建设的奇迹,从山口到山脚垂直落差近2000m,这一弯又一弯的山路仿佛连接了天际与人间,让人心生敬畏。

_S5C6188

经过长时间的刹车,大型车辆下到山脚时一般都需要对制动系统进行冷却,我们也在山脚下小憩片刻。山脚,正是怒江峡谷。峡谷里的青稞田已经丰收,当地的藏民将成熟的青稞堆成了一个个整齐的草垛,在田间守望着丰收的季节。

怒江峡谷的风貌又与之前不同,植被明显比云南境内稀少,黄褐色的泥土和石块把怒江也染成黄色,汹涌的江水让人不寒而栗。

穿越怒江峡谷,经过八宿县一路向南,318国道在一处岔道处突然向西而去。岔道往南是通往察隅的道路,而就在道路旁边,静静地俯卧着美丽的然乌湖。

雨虽然已经停了,但是云层并未完全散开。有人说,然乌湖的颜色就是天空的颜色,如果是蓝天,湖水自然也是蓝色,不过此时云层太厚,湖水有些发灰。沿湖畔往察隅方向行驶一段,可以看到湖对岸宁静的村庄以及远方若隐若现的雪山,遐想的思绪让人憧憬起天朗气清时然乌湖的美好,不过我们的旅程还得继续。

从然察公路返回到318国道的岔路口,继续沿318国道前行,前方海拔越来越低,这意味着我们进入林芝地区了。

波密—八一,绝壁天险与日照神山

(海拔2750~2900m,国道+山路,晴,驾驶模式2H+4H

林芝地区不愧是是西藏“小江南”,较低的海拔和温和的气候条件带来了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而从林芝地区的波密县开始,我们也终于摆脱了连绵阴雨的骚扰,迎来了久违的晴天。从波密出发不远,秀美的古乡湖就出现在眼前,这个小型的堰塞湖为我们这一天行程带来了好运。

离开波密八十多公里就是曾经令人闻之丧胆的“通麦天险”,尽管天险路段只有十多公里的路程,但却需要花费很多时间通过。天险之险在于路面窄,非铺装,一边是山崖另外一边是雅鲁藏布江,会车非常困难。曾经多次发生大车在会车时掉入江中的惨剧,一旦路上发生塌方,堵上十多天也是常事。

但是今非昔比,天险的路况正在得到改观。一方面是在管理上,当地交通部门采取了分批单向放行的措施,大概每3小时左右单向放行车辆,以减少会车。另一方面,曾经的非铺装路面如今正在进行全面整修,路面得到了拓宽和修复。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正在兴建的各种现代化交通枢纽,比如穿越山脊的几个大型隧道和跨越峡谷的几座大型斜拉桥都在紧张的建设中,它们将在未来发挥巨大的作用,一旦建设完成,通麦天险就将成为历史。

_S5C6777

古乡湖带来的好运让我们只用了3小时就顺利通过了通麦天险,穿越鲁朗的林区后,我们开始翻越海拔4500m的色季拉山口。色季拉山本身并不险要,但却是此行非常重要的地点。因为在色季拉山口,我们可以远眺神山南迦巴瓦。

南迦巴瓦峰海拔7782m,其巨大的三角形峰体终年云雾缭绕,从不轻易露出其真面目。我们的好运还在延续,晴朗的天气让我们有希望一睹其真面目。经过3小时的等待,晚上8点左右,一抹夕阳将南迦巴瓦峰染成金色,大家爆发出喜悦的欢呼。尽管三角形的峰顶在若隐若现多次后还是被云雾所笼罩,但是能看到日照金山的胜景,已经让所有人都如愿以偿。

八一—拉萨,旺波日山的神迹

(海拔2900~3650m,国道+山路,晴,驾驶模式2H

从八一镇到拉萨,天气晴朗,路况也非常好。我们翻越了5013m的米拉山口,拉萨已经近在咫尺。但是我们这一天的目的地还有一个,那就是位于达孜县的甘丹寺。

甘丹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中地位最特殊的一座寺庙,它由格鲁派的创始人宗喀巴大师于1409年亲自筹建,而大师又最终圆寂于此,这注定让甘丹寺与众不同,它也被誉为格鲁派的祖寺。

_S5C5978

甘丹寺在海拔3800m的旺波日山上依山而建,规模庞大的建筑群傍山而立,群楼重叠,巍峨壮观。大殿的金顶在夕阳中熠熠生辉,而驻足观看的我们早已目瞪口呆,心神也随之荡漾,直到夕阳西下,车队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前方即是圣城拉萨,到达拉萨对于许多自驾游的人来说,也许已经是旅途的终点,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还只是旅程的一半,更重要的行程还在后面。

拉萨—嘉黎,使命与心的召唤

(海拔3650~4500m,省道+非铺装路面,晴,驾驶模式4HLc + 4LLc

在拉萨,车队进行了一天的休整,而之后的一天才是我们本次旅程的终极挑战。从拉萨市到那曲地区的嘉黎县行程不过380km,但是接下来艰辛却让人无法想象。

行程的前半段是到距离拉萨150km左右的直贡梯寺,从墨竹工卡县进入岔道后,道路就是相对较差的省道了。就在我们行进的道路上,我们又偶遇了村民正在等待外出巡游的活佛。手持哈达的村民在喇嘛的带领下虔诚地等待,煨桑炉燃起的袅袅桑烟像烽火台,传递着我们无法理解的神秘信息。

活佛到来,喇嘛迎接入座。信徒拥至,献上纯洁的哈达,叩头接受活佛的灌顶。也有人抱着初生的婴儿,前来祈求活佛的祝福。尽管我不是佛教信徒,但在此时此刻却分明能感受到宗教的力量。心之所向,道之所至。如此虔诚的信仰,真的让人感动非常。

活佛接下来的目的地与我们一样,都是直贡梯寺。这个藏传佛教噶举派的寺庙同样依山而建,在山下只能仰望寺庙,很难一睹其全貌,盘旋其上的秃鹫则昭示着这个拥有世界最大天葬台的神秘处所是如此地让人不可贸然接近。

由于地处偏远,此处游客并不算多,但因为活佛驾临,信徒却把寺庙挤得水泄不通。我们只是一个个过客,听他们说着听不懂的语言,看他们做着看不懂的动作,琢磨他们永远琢磨不透的思想,而时间就在这期间慢慢流逝。

_S5C5968

告别直贡梯寺,再无铺装路面,沿着简陋的山间小路,我们开始深入青藏高原的腹地。这也意味着我们正式进入无人区,尽管叫做无人区,其实还是有少量藏民在此游牧,不过人烟稀少,往往在高原上驰骋几十公里看不见一个人。这大片的高原山地平均海拔超过4400m,最高处超过5000m,狭窄的路面和遍布的碎石让车辆行驶变得异常艰难。为了提供强劲的牵引力和爬坡力,我们不得不将车辆的驾驶模式更改为4HLc(高速四轮驱动配中央差速器锁止机构)或4LLc(低速四轮驱动配中央差速器锁止机构)。尽管帕杰罗3.0L的动力在高速公路上超车会显得不够犀利,但是在越野路面上,低挡位下发动机强大的扭矩爆发却完全可以让我们在无人区里畅行无阻。

其中还有一段完全无路可走的越野路段,遍布炮弹坑,随处都会给车辆带来交叉轴的考验,帕杰罗凭借其强劲的越野性能顺利通过了最严峻的考验。最让人感到欣慰的事,车辆在整段路程中没有出现任何异常状况,无论是轮胎还是底盘都没有出现问题,通过涉水路段也毫无压力。考虑到其40万元出头的价格以及可以加93号汽油等优秀特质,我们在这最危难之时,才由衷感慨帕杰罗不愧是一款具有出色性价比,又低调、不娇气的越野好手。

_S5C6072

到嘉黎县的最后90km路面情况突然变得好转,此时我们才松了一口气。看看时间,已经接近午夜。此时,头顶的天空繁星密布,银河赫然在目,周遭尽管漆黑一片,但是却可以感受到凉风和煦。不由想起“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这句话,心中顿觉畅快不已。

这一天,最艰辛,也睡得最熟。

嘉黎—拉萨,那曲高原上似箭的归心

(海拔4500~3650 m,省道+国道,晴,驾驶模式2H

从嘉黎县返程回拉萨的路线非常简单,车辆在那曲草原上尽情驰骋并没有什么难度。天空一碧万顷,高原草原的风光旖旎多姿,但是大家的心已经飞回了拉萨。尽管沿途有桑丹康桑雪山和念青唐古拉雪山相伴,尽管我们会经过圣湖纳木错,但是这一切都没法让我们停留。

_S5C5898

3辆车,8天,3500km的跋涉终于画上了句号。我们收获了美景与美食,也接受了心灵的荡涤与净化,一次长途的旅程就是一次人生的修行。陪伴我们一路的进口三菱帕杰罗也同样经受起了这次考验,经过整备,它们又将开启下一段新的旅程。而对于我们,“秘境之旅”也没有结束,期待来年我们再探新的秘境。(撰文=王建军)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avatar 大相无形

    8天似乎不够,照片太少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