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昌汽车厂到大乘汽车传奇五十载的中国“地方造车史”

2019年9月5日,共和国70华诞为本届成都车展增添了别样的喜庆氛围,人头攒动的大乘汽车媒体日活动现场,一位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老人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走上了主舞台,在现场一片闪光灯的聚焦中,这位八十四岁老一代汽车人和中国造车新势力代表、大乘汽车董事长吴潇的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image001

这位老人叫曹广洪,曾是大乘汽车前身富奇汽车的掌门人、抚州汽车工业改革发展进程中的风云人物。而这意义非凡的“一握”,也牵出了一段江西抚州汽车工业史上长达五十载的传奇历史。

image003

三线建设中孕育的南昌汽车厂

上世纪60年代,由于中苏关系恶化,台湾政权企图反攻大陆,美国挑起越南战争,新中国对外局势日益紧张。面对战争威胁,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毅然中止原来“抓吃穿用”的“三五”计划设想,决定从1964年起转而加紧进行战备工作,开展大规模的工业、交通、国防基础设施建设,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三线建设”。

据统计,在这一特殊的历史阶段,国家总计投入了2052.68亿元巨资,涉及600多家企、事业单位的重建、搬迁、合并,整个工程规模史无前例。几百万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组成的建设者,打起背包,跋山涉水,来到祖国偏远的深山峡谷、大漠荒野。他们露宿风餐,肩扛人挑,用十几年的艰辛、血汗和生命,建起了星罗棋布的1100多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而这些特殊使命下打造的新中国工业基础,也最终成为当今中国工业、中国制造的骄傲。如我们熟知的东风汽车,就是源于当年在湖北十堰建立的中国第二汽车制造厂;而被誉为“中国神车”的五菱汽车,也可追溯到当初的柳州拖拉机厂。

image005

如火如荼的大三线建设场景

而在彼时的江西大地上,也掀起了兴办汽车、拖拉机制造的热潮。1969年,原隶属于交通部的南昌交通学校停办改厂,在原校址上成立南昌汽车厂筹备处,同时又抽调洪都机械厂、南昌通用机械厂、江西拖拉机厂、南昌柴油机厂、江西柴油机厂等十个工厂的技术力量,共同组建南昌汽车厂。1969年5月,基于“备战”需要,筹建不久的南昌汽车厂决定搬迁至抚州。原南昌交通学校党总支副书记、南昌汽车厂筹备小组副组长栁春芳率队进驻抚州接收和清点资产,着手修建生产基地,为整体搬迁做好前期准备工作。1969年10月,南昌汽车厂全部迁至抚州,抚州汽车工业的火种就此被点燃了,抚州人的“造车梦”开始在这片“有梦有戏”的“才子之乡”正式上演。同年11月,南昌汽车厂正式更名为江西八面山汽车制造厂。1973年5月,再次更名为抚州汽车厂。

image007

位于南昌市老福山的站前西路原南昌汽车厂筹建处(南昌交通学校)旧址

image009

搬至江西抚州的江西八面山汽车制造厂的生产厂区平面图

不同于如今的工业4.0、智能工厂,彼时的汽车制造基本停留在肩拉手扛的初级技术阶段,而当时地方发展汽车工业,几乎全部仿制国产车型。就在这样的条件下,抚州汽车厂的建设者们依然大胆开拓、探索、尝试,主导开发了仿南京跃进、仿捷克太脱拉等重、中型卡车系列产品。1982年,其引进的北京212车身车架投产成功,抚州汽车厂从此走上了以生产轻型汽车为差异化发展方向的历史新时期。

改革浪潮下激荡的富奇汽车

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浪潮的席卷,全国各行各业都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商品经济逐渐代替了计划经济,经济责任制、按劳分配的确立和实施,极大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而随着改革大门的打开,通用、大众、丰田等国外汽车品牌纷纷来到中国市场寻求合作,他们带来了新的技术、新的管理、新的理念,中国汽车产业曙光再现。

1978年,“中国改革总设计师”邓小平在简报“中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建议搞合资经营”的内容旁,写下了"合资经营可以办"的重要批示。正是邓小平的一句话,改变了中国汽车工业的命运。1983年5月,由北京汽车制造厂和美国汽车公司合资经营“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的经营合同正式落笔签署。日后,其生产的BJ2020系列产品曾风靡一时,最高年销量甚至达到8.2万辆。随着第一家合资车企北京吉普的组建,天津夏利、广州标致、上海大众也相继成立,中国汽车产业迎来了改革开放下的“合资时代”。

而当时属于地方造车的抚州汽车厂,也正酝酿起建厂的最大变革。1985年,在时任厂长周毅候的主持下,借用《史记·货殖列传》:“富者必用奇胜”和“抚汽”的谐音,将“抚州汽车厂”改名为“富奇汽车厂”,后又改为“江西富奇汽车厂”,品牌化运作的模式初现雏形。1996年7月,在“合资大潮”的推动下,富奇汽车厂重组进行公司化改造,成立中外合资企业,更名为“江西富奇汽车有限公司”。

image011

1986年,时任江西省省长的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吴官正视察富奇汽车厂,

与时任富奇汽车厂厂长周毅候(左一)亲切交谈

这个阶段的富奇汽车,开始大力引进、培养各类专业人才,充分利用本厂已经消化吸收了的、成熟的北京212车身车架与江西省内的北京吉普配件资源,大批量地组装北京吉普整车,并成功申请“富奇”产品商标,开发出富奇212、213、214、121等系列产品。其中,历时四年自主开发的FQ214越野车在亮相1989年江西南昌出口商品展销会时引发轰动,富奇汽车也成为中国第一家整车成批出口的汽车厂。而这个阶段的企业领导人周毅候、曹广洪、涂绪珍等人也凭借在富奇汽车取得的突出业绩,先后成为当时地方造车阵营中的“风云人物”。继江西八面山汽车制造厂阶段之后,抚州的汽车工业进入了又一个辉煌时期。

image013

亮相1989年江西南昌出口商品展销会的FQ214硬顶吉普车

image015

珍贵的礼物:江西富奇汽车厂编译的《汽车配件图册目录》资料(图左)、

江西八面山汽车制造厂出品的《机械加工工艺资料选编》(图右)

世纪之交无奈错失的黄金十年

经过20多年的改革开放,到2000年,我国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了小康水平,而从2003年到2006年,中国经济已经连续4年保持了10%以上的快速增长。2001年11月10日,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WTO,改革开放的步伐进一步加大。而此时,中国汽车市场开始了真正的“井喷”。一方面,2004年《汽车产业发展政策》正式实施,推动汽车私人消费,市场需求呈爆炸性增长;另一方面,是我国的汽车工业尤其是轿车工业技术进步的步伐大大加快,新车型层出不穷;科技新步伐加快,整车技术特别是环保指标大幅度提高,电动汽车开发初见进展;与国外汽车巨头的生产与营销合作步伐明显加快,引进国外企业的资金,技术和管理的力度不断加深;企业组织结构调整稳步前进。中国汽车工业已经从原来各自独立的散、乱、差局面变为现在以大集团为主的规模化、集约化的产业新格局。与此同时,民营造车势力开始集体发力,2003年前后,也是民营造车势力进入行业最为集中的一年,如今自主品牌的大佬吉利、比亚迪、长城、奇瑞等品牌都在是这个阶段迅速成长起来的,中国汽车产业开始进入了全新的“民企造车”时代。

然而此时的抚州汽车工业,却迎来了历史上最长的“阵痛期”、“迷茫期”。 2003年9月,江西富奇汽车有限公司进行改制,转让了生活区部分土地,置换了全部职工身份,由宁波华翔集团控股的河北中兴收购,重新聘用600余名改制职工。2004年8月,改由宁波华翔收购,更名为“江西华翔富奇汽车有限公司”。2007年8月,企业又全资转让给上海弘鼎投资有限公司,2009年3月企业全面停产。

2009年10月,抚州市人民政府为盘活资产,将江西华翔富奇汽车有限公司交由五矿发展集团接管,另行成立“抚州多尼尔房车有限公司”,一套班子,两块牌子,计划形成整车事业部及房车事业部。同年11月,因国资委要求,央企不能脱离主业,五矿将企业转由港中旅集团接管。2010年11月再转由中信房产集团接管。

从2003年至2012年,富奇汽车经历了长达十年的停产改制、兼并转让、重组接管的震荡期,“摸着石头过河”的尝试过程,痛苦和迷茫贯穿其中,但抚州的汽车人却从未丧失对初心的坚持和对未来的向往,正是这段阵痛期的“痛定思痛”,为企业的新生积蓄着力量和希望。

产业调整中迎来的江铃轻汽

2012年,受内需不振、房地产调控和出口行业表现低迷的影响,以及两年前“四万亿”经济刺激政策效果逐渐消退,中国的实体经济正处于放缓的区间中。“集中度”成为中国经济提及最多的关键词。针对改革开放30年来,各行各业长期形成、普遍存在的“散、乱、小”产业格局,以央企、地方国企为龙头推动兼并重组,提升产业集中度,形成规模效应势在必行。

image017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3年1月,江铃汽车集团公司在重组江西华翔富奇汽车有限公司后,成立了江西江铃集团轻型汽车有限公司,是江铃集团旗下六大整车生产基地之一,在产品管理和技术水平上继承了江铃集团的优势。旗下首款皮卡骐铃T5于2013年10月正式下线,从而拉开了江铃轻汽事业的序幕。通过成立产品开发中心,江铃轻汽开始在商用车领域集中发力,开发、生产“骐玲”品牌T3、T5、T7三大皮卡系列产品共计39个品种,涵盖长轴距和短轴距、两驱与四驱、柴油与汽油、单排座和双排座以及各类型改装车。凭借过硬的品质和性能,“骐玲”上市后,迅速在市场上占有了一席之地,并远销阿尔及利亚等海外国家。

江铃轻汽从公司组建到第一辆车下线,仅用了一年多时间。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公司组建、产品试制及试验、生产线改造、生产准入、3C认证、销售服务渠道建设等各项工作,齐头并举。奉献精品、升华亲情是时任江铃集团董事长王锡高先生对江铃轻汽的殷切期望,是对轻汽人做事和做人的要求。为确保江铃集团的要求落到实处,江铃轻汽的管理和技术团队大多来自于江铃集团各公司,管理体系完全按照江铃集团的标准运行,新开发的骐铃皮卡的质量标准、零部件资源,以及差异化的产品开发,都体现了江铃集团的元素。

image019

2013年10月,江铃轻汽第一辆汽车下线庆典仪式

image021

2014年,时任江西省省长的鹿心社视察大乘汽车前身江铃轻汽,听取企业班子汇报

混改重组后涅槃的大乘汽车

2017年5月,抚州汽车工业再次走到了历史的交叉口。在“国企混改”的大背景下,江苏金坛长荡湖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与江西江铃集团轻型汽车有限公司签订重组协议,2018年1月,公司正式更名为“江西大乘汽车有限公司”。抚州的汽车工业,在经历了近50年的颠沛流离、艰苦前行后,终于重现新的曙光。而这次接过抚州汽车工业“火炬”的“新选手”是吴建中、吴潇父子。吴建中是2002-2003年期间“中国民企造车热”的典型代表,也是中国自主品牌车企中的传奇人物;吴潇又是在2014-2018年“中国造车新势力”运动中涌现出来的车企新锐。大乘汽车董事局主席吴建中与大乘汽车品牌创始人、董事长吴潇父子两代的接力造车创业史在中国汽车行业并不多见,大乘汽车目前也是中国民营车企中第一家顺利完成“创二代”交棒传承的车企,并且形成父子同台、分工协作、优势共享的民企交棒新模式,从而在企业决策机制领域保持了稳定性、持续性、一致性。

2018年12月29日,江西大乘汽车科技产业园竣工投产暨整车下线仪式举行,一座总建筑面积500000平方米,全面覆盖乘用车、商用车、传统燃油车、新能源汽车和关键零部件,融合信息化、智能化、自动化等先进技术,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复合型、高科技产业园区,仅仅用了13个月,便竣工落成并实现整车下线,创造了中国汽车史上前无古人的“抚州速度”。2019年8月29日,由大乘汽车领投的网约车品牌“我家车队”在江西抚州实现了全国首城首发,也标志着大乘汽车由汽车制造商向出行服务商的迈进。目前大乘汽车已拥有乘用车、商用车、新能源汽车一套完整生产资质;已构建融合工匠精神与互联网思维、两代人专注造车的传承布局;已完成常州、抚州、杭州及一流“核心研发能力”的“三州一核”基地布局战略,以及江苏、江西、浙江及长三角经济带“三江一带”的汽车产业生态链资源聚合战略,并积极在互联网营销、智能化、战略合作伙伴等领域实施“三个导入”战略;已形成整车与关键零部件、传统车与新能源汽车、乘用车与商用车、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四轮驱动”互动发展模式;已推出集合千人研发团队,意大利ED、宾法等国际合作资源,品质与合资产品媲美,高性价比、有市场竞争力的G60、G70S、E20、H300、T15系列车型等五大新品平台集中推出;已实现涵盖乘用车、商用车、新能源汽车的遍布全国,用车无忧的六百家一级经销商、九百家二级经销商、一千五百家服务站的渠道布局。

image023

2018年12月,江西大乘汽车科技产业园正式竣工投产

大乘汽车董事长吴潇曾在江西大乘汽车科技产业园正式竣工投产仪式上谈到,大乘汽车能够落户抚州,接过抚州汽车工业的火炬,是江西省坚定发展实业、支持民营经济的雄心、决心吸引了大乘汽车。从规划建设到投产上市期间,江西省省长易炼红、常务副省长毛伟民、副省长孙菊生、吴晓军等领导多次莅临产业园关怀指导;是抚州市扶持龙头企业、推动大工业的诚心、用心打动了大乘汽车。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抚州市市委书记肖毅、市长张鸿星等地方领导更是经常现场办公,解决大乘汽车在不同发展阶段遇到的各项问题;是江铃集团混改创新、开放共赢的真心、交心成就了大乘汽车。江铃集团董事长邱天高等国企高层以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长远视角,推动国企、民企两种机制的优势互补。大乘汽车的跨越式发展,正是这样诸多天时、地利、人和的资源聚集、融合共同促进而成。

2019年7月,抚州市委、市政府出台的《关于支持汽车产业发展若干政策的意见》,明确指出要将大乘汽车列入“龙头”昂起工程。力促大乘汽车达产达标;在大乘汽车产业园周边规划汽车零部件、物流产业园,围绕大乘汽车内饰、配置、品质提升等,实施汽车零配件“三品”(品牌、品质、品种)强基工程;积极协助市内企业汽车产品进入省级公务用车协议供货目录。在同等采购条件下,支持市、县(区)公务用车优先购买地产大乘汽车等品牌汽车,鼓励消防、公安等单位优先购置地产品牌特种改装车辆;支持大乘汽车公司商业模式创新,积极拓展网约车、汽车分时租赁等创新业务。涅槃重生的抚州汽车工业与自主品牌新军大乘汽车,又将迎来新一轮的黄金发展期。

  • 今年10月,新中国将迎来她的七十华诞,同时新中国汽车工业也在风雨中走过了整整六十载,从南昌汽车厂到大乘汽车,抚州汽车工业五十年的发展历程如同一块历经沧桑、重见天日的“活化石”,见证和记录了“中国地方造车”的荣辱兴衰,也体现了中国一代又一代汽车人充满理想、充满使命、充满激情的“薪火相传”。五十年,放在人的一生中已是“半百”,而放在中国造车未来更长的发展坐标上来看,五十年恰恰也是正当年。正所谓“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从南昌汽车厂一路走到大乘汽车,抚州汽车工业这不凡的五十年间,如同浴火重生的凤凰鸟,百折不挠,奋发图强,虽历经磨难,却初心未改,在褪尽了浮躁和铅华后,终于迎来了成熟、稳重和坚强。在一本1992年出版、憧憬江西未来发展的《江西跨世纪构想》一书中,就曾这样构想当时富奇汽车厂的未来——“本世纪末,中国的汽车工业前景灿烂,江西富奇汽车厂将形成自己开发、设计新车型的能力及批量经济水平,并在中国越野车市场占有一定的位置。富奇的明天,必将是一个灿烂、美好的明天”。这样美好的憧憬正在大乘汽车人的不懈努力下逐步实现。
  • image025 image027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