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田公益助学基金的“一梦十年”

2015年11月15日,坐标东京。
抬起遮光板,暖和的阳光透过飞机窗舷洒落在米迷的发梢上,她用手轻轻顺溜着耳边的发髻,享受着这“日光浴”的一刻。
另一侧的焦金龙头戴耳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座位前方的屏幕,欣赏着属于自己的“专属”节目。
米迷和焦金龙分别是华中科技大学和西北工业大学的大四学生,两人之所以凑在同一趟航班上并非偶然,自2012年起,两个孩子作为受助学生就同时接受着一支公益基金长达四年的助学资助,这一次跨国之旅将为这两名孩子开拓国际化视野。
这趟航班上, 22名来自中国中、西部地区高等院校的孩子一同享受了这一“福利”,游学日本。
而为这群孩子创造游学机会的是一支在国内已存在十年之久的公益助学基金,它视中国中、西部地区高校学生发展作为己任,以十年资助2400个孩子的目标在公益圈领跑。
公益的“机会”
2005年,中国的国家学生资助政策体系正处在一个逐步建立的过程中。家境贫寒的学生考取大学后常常因学费发愁,辍学者更时常有之。为此,中国政府开始制定起积极、稳妥、高效的助学政策,通过推行“国家助学贷款”、“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高校利用国家财政资金对学生办理无息借款”和“一般性商业助学贷款”多种方式来保障高校学生有序完成学业。

1

但中国东、西部发展差异化较大的现实,又使得逐步推广的助学制度并不能一下子解决家庭经济困难学生求学所需的全部问题,社会力量的介入有效地弥补了这一缺口。
彼时,全球著名汽车公司丰田汽车刚开始在华进行整车生产,迫切期望践行商业与公益共同发展的企业之道。
资金有了,如何推广落实并有效实施成为首要考虑。不久后,一家在中国长期从事公益事业的公益组织进入到丰田视野。
“丰田在执行公益项目上,经验并不是太多,找专业公益组织执行是个不错的选择。”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社会贡献部课长范广宁表示。
而最终将项目“坐实”则得益于中、日两国的几位经济学泰斗。
2

中、日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和青木昌彦是相识多年好友,在双方的引荐下,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与丰田汽车成功牵手并成为这一项目的操盘手。
2006年10月,丰田汽车公司向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捐赠2000万元人民币成立“丰田助学基金”,在中国中、西部地区选择20所高校,每所高校选择10名学生,以每人5000元/人/年标准,展开为期四年的合作。
“扩招”的基金
随着双方合作深入和中国高校助学制度的逐步完善,十年中基金也悄然发生着变化。从最初计划资助的20所院校,每人5000元/人/年的资助标准,降低为每人3000元/人/年,资助院校扩大到25所,比原计划增加5所,随后又上升为4000元/人/年标准。
3

“中国助学制度逐步覆盖受助学生,让我们认为基金有必要开始调整,减少重复覆盖,提升效用。高校的‘扩招’旨期待有更多受助学生被覆盖从而提升基金中的资助效益。”范广宁表示。
如今,“丰田助学基金”从最初20所扩大到26所,资助学生已超过2400人,捐赠金额也从最初2000万元达到目前5000万元,与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合作进入第10个年头。
组局“专家团”促公正
如何使善款公平资助贫困学生是基金面临的首要问题,经过研讨,基金决定由《比较》杂志执行主编肖梦牵头,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丰田公司从学术界、媒体界、教育界联合提名组建专家库,每年从中选出10名专家对申请学生进行评定,并将专家库一直保留至今,十年间,专家组成员鲜有更替,这使得评审质量得到保障。

4

余江这个专家组的成员之一,一直“追随”项目十年。十年前,还是《比较》杂志一名编辑的他,现在已经成为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的总经理,即便是工作繁忙,他现在仍然担任助学项目的评审委员。
谈起十年间评审委经历的种种,余江说他没有想到当初一个决定能扭转这么多贫困孩子的命运。
“高考前将助学信息向被选高校或当地招生办说明,阐明项目初衷,借助媒体推广扩大影响,希望需求学生报考资助学校。在每年数以千计的申请者中逐步收集、核实、选定受助学生。”余江说,“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一天要打几百个电话那算是正常。”
庞大的信息量,需要评审们投入大量时间处理,但评审们努力换来的是受助学生的真实信息需求,更能够让善款得到有效利用。十年间,经过余江“过目”的学生就达万余人。
余江说,“报考孩子一般会给评审会如实填报申请信息并附上一封自荐信,在‘硬件’条件符合之外,自荐信的‘魅力’就被认为是能否打动评委的关键。”
5

“我们更倾向于信中包含情感和对未来充满想象和计划的自荐信,这表明他对接下来学习有着详细安排,这符合基金的初衷,资助几率比较大。”余江说。
十年间,这支由肖梦、余江等委员们组建的评审会评委们不属于基金和受助高校一方,也不属于企业,而独立存在成为第三方,有时评审委也会出现正常更替,但很快会被相关界别人员补上,保证评审会独立性和可持续性。
开“多元化”公益项目
助学金并不一“助”了之,而要将“助”发扬光大。

6

十年间,基金不仅资助超过2400名孩子,并为这些孩子打造出了私人订制的助学项目。
被奉为就业“神器”的“就业指导”项目,每年在不同城市举办三场基本覆盖中国中、西部所有受助地区,为当地孩子规划职业未来。
“社团精英训练营”将丰田在华的两家合资公司所在地天津和广州作为据点,吸收所有受助孩子为目标,帮助拓展个人技能。
2015年为响应中央提出“一带一路”政策,基金特意将“就业指导活动”选定在新疆举办,并聘请业内专家为受助学生讲述就业规划,希望其抓住就业机遇。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基金部项目综合处副处长刘颖指出,“调研发现,受助学生出身较为贫寒,在就业和择业方面需要更多辅导和帮助,‘就业指导’等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开发项目,能够帮助学生在较短时间内适应即将迈向社会的人生阶段,这为一支助学基金加分不少。”
受助、自助、助人
“丰田助学基金”从2006年建立至今,已经走过十个年头,丰田与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合作也进入到第三个周期。十年间,受助高校由最初选定的20所,逐步扩展到26所,受助学生也达到2800人之多,其中有两届学生已经完成大学四年的本科学业。
任何公益基金设立时都会存在使命和期望,让孩子们实现“受助”、“自助”、“助人”的成长被写入这支基金的使命之中,而十年间的持续资助使得孩子们早早有了将爱传递下去的心愿。
2006年,东北师范大学大一新生曹露露成为“丰田助学基金”首届资助学生,以每年5000元的标准获得四年资助,直至完成本科学业。
2010年曹露露从东北师范大学顺利毕业,毕业前就签好单位的她并没有和许多同学一样选择立刻就业,而是将云南一所偏远山区的小学当成了自己的“就业”地方。在那里曹露露选择用自己所学的专业水平帮助山里孩子们打开心灵的另一扇窗户,让其接触到更多外面的世界。一年支教结束后,曹露露到了天津工作,开启自己的人生理想,但她无时不牵挂着自己曾经关注过的云南村小。

7      像曹露露一样,“丰田助学基金”开展十年来,有不少的“曹露露”们在完成学业的同时帮助着身边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帮助他人也成就着自己,将“受助”、“自助”、“助人”的理念进行着完美诠释。
如今,2012级毕业生米迷、焦金龙也即将毕业,迈向人生新的起点,焦金龙现已被沈阳飞机制造厂录取,而又将有新的同学成为这支助学基金大家庭中的一员.
而这支基金一梦十年的公益之路却仍将继续。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